cc彩球:旧社会农民鬼故事

cc彩球解梦网名签名cc彩球更新
您的位置:首页 > 阅读 >

cc彩球:旧社会农民鬼故事

cc彩球:旧社会农民鬼故事
更新时间:2019-09-10
旧社会农民鬼故事10个

  旧社会农民鬼故事(一):

  半夜浇地

  农村浇地都是打的机井抽水浇,地上摆的管子我们这俗称“地龙”,可是浇地的管子尽管出水很大,可是一大片地都要浇透效率还是很慢的,一家浇完了记下用电数目交给下一家浇,就这样排着。

  一般来说我们这六十亩地左右一口井,很自然就有人白天浇,有人晚上浇。

  那年代很少什么娱乐项目,晚上一个人去浇地也没什么,一次有户人家去浇地就是在后半夜,空旷的田地里都是庄稼,还有零零散散散布在庄稼地里的歪脖子树,除此之外就是潺潺的水声了。

  这人浇地到了凌晨有些睡意,忽然有人喊:跑水了!跑水了!(跑水就是水流到别人家的田里了)

  他听到声音就醒了,觉得是村里的人善意提醒也没觉得什么,就顺着声音的方向赶快去查看。

  一个人在田里跑,踩着庄稼的声音格外响,跑着跑着忽然双脚不挨地的飘起来,速度还很快,就像是俩人在抬着他,飘了几十米就停下来人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下可把他吓坏了,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又有人说话,赶忙抬头看,是四个人从这过,这时候见到有人就像遇到了救星,不管太多只管喊人,边喊边往那群人的方向跑。

  这四人问他怎样了,他也没说刚才的事,就这样就聊起来闲话了,毕竟说闲话能叫人放松,平静了后去才发现那几个人的打扮有些怪异,聊着聊着就觉得烦躁,甚至不想听到他们的声音极力的想挣脱。

  那几个人也是自顾自聊,忽然就要邀请浇地这人去看大戏,这人极力推脱,那四个人就抬着他拉着他前行,说了很多古怪的话,还说很多邻村过世人的名字,浇地的人忽然坚定了起来坐在地上就不起来,脚把地上的土都蹬出了个坑,这时鸡叫了,那几个人也消失,他就坐在井边,再走一步就进井里了。

  这人到此刻可是五十多岁,还经常讲他的这段经历其实浇地的事,多了去了,在此也不能一一讲述,民间很多怪事还都是能考证的。

  农村田地里为什么有树,其实还是那样,树下就是坟,并且一般来说,树龄和坟的时间基本一样。

  旧社会农民鬼故事(二):

  她走进客厅,望了一眼正在看书的老公,

  仿佛全身血液都凝固了,

  新买的立式台灯下,

  一具人体骷髅坐在沙发上,正津津有味地阅读自我大腿骨上的书。

  她尖叫起来,

  骷髅从沙发上站起来,问她怎样了,

  一离开台灯灯光的范围,

  骷髅就变回了老公。

  她也坐在了沙发上,让台灯灯光照着自我,

  她看到了自我的肋骨,

  然后发现原先老公也是会尖叫的。

  他们换了个灯泡,结果依然,

  这见鬼的立式台灯,能产生透视的效果,

  连家里的小猫跳到灯光范围内,也变成了骨猫。

  他们的尖叫声引来了隔壁的邻居,[由www.bbqnd.cn整理]

  听了他们的解释,忍不住也坐上了沙发,让台灯照一照。

  又是一具骷髅。

  邻居啧啧称奇的走了。

  她的脸犹如白纸,老公试着安慰她:“没有关系的,明天我们去换一台。”

  她一把抓住老公的手:“你有没有注意到,刚才邻居坐上去的时候,他的心脏部位,插着一把匕首”

  旧社会农民鬼故事(三):

  他恨死那条狗了。

  不明白哪里来的野狗,又高又瘦,叫声大得吓死人,还有一双恶狠狠的红眼睛。

  小区里那么多人,这条破狗见到其他人都是摇尾乞怜,温顺驯服,大家都很喜欢它,

  唯独见到他时就会露出凶残的本性,

  追着他咆哮、撕咬,

  一向到他飞速逃进楼道里为止。

  每次他躲在楼道门后面,听着高亢的狗叫声,心脏跳得象奔跑的野马的时候,

  都想亲手宰了那条狗。

  他最终下手了,用一支朋友的气枪,装上浸过毒鼠强的子弹,简便结束了野狗那卑贱的生命。

  今日晚上回到小区时,他昂首挺胸,闲庭信步。

  不会再有野狗的叫声追在后面了。

  回到家中洗脸时,他在镜子里看到了背后那个人,

  脸白得象纸,舌头伸出老长,

  那个人在镜子里冲他笑了:“多谢你帮我做掉那条狗,它的叫声弄得我心神不宁,每次都找不到你家的门。”

  旧社会农民鬼故事(四):

  两指宽

  听老人们说,那时穷,有的人就把家地里种的花生炒熟放在篮子里沿街叫卖。

  当时有个老人就经常挎着篮子卖熟花生,价钱是一毛钱一大把,你没听错,是论把的,就是那老人用手抓,可是当时的风气还不错,所以做生意的都是很实惠不存在欺诈。

  当时都是土路,农村到处都是大坑,村和村之间都是那种一米多宽的村间小土路连通着,路边长着各式各样的树,梨树,柿子树,皂角树,老榆树…样式多了。

  不经意间,cc彩球代理网投 有些树龄几十年的树下就是一座坟。

  随着时间的流逝好多坟都平了,不仔看不到,其实到处都是。

  当时农村几乎没电,别说晚上一到傍晚街上的人都很少,村外的旷野和小土路上除了乱七八糟的树和荒坟几乎没人。

  村子里那位卖熟花生的老人有次卖了一天也没卖完,到了傍晚他就赶路回家,那时没有交通工具,随着天越越黑,老人走在小土路上不知不觉加快了脚步。

  那时赶夜路的人要是能遇上同行的赶路人绝对是幸事,可是他过了一棵又一棵树,一座又一座坟,脚下的土路更是一高一低也没碰到同路人。

  夜路难走但更怕遇上脏东西,忽然他听到了些哭声,仔细听了哭声就在前面不远处,有个女人穿着白衣服带着孝帽坐在路边。

  那老人越走越近,看到了那种情景一时不忍,不由得走上前劝劝。

  天才刚黑,想着是哪家的丧事刚完,主家还在难过,那时的人讲究死者为大,丧事也很正式有很多规矩,弄上一整天不稀奇,所以那老人到了那女人边上就说:老亲(当地对生人的俗称),节哀啊,此刻不早了,就你一人哭坏了身子就不好了,起来吧。

  那女的不再出声,老人去拉他,边拉边说快起来回家吧。

  一拉那女人就起来了,女人转过身就对老人笑,在那孝帽里女人长长的头发包裹着仅有二指宽的脸。

  老人一看转身就跑,半篮子花生都扔了一地,老人在前面跑,二指宽在后面追。

  跑了很远,老人看到有处光亮就大喊救命,这处光亮是在附近打井的人,看到老人跑来,跑几步就摔跌,摔倒鼻青脸肿的,都觉得奇怪就都赶忙过去。

  打井的工人都跑过去救起老人,有人递水,有人给他止血。

  平静了一会大伙就问缘由,可是老人吓破了胆,一向没说出话,再之后有人请村里医生,医生到了给他扎扎针,喝了点酒老人才开了口,只说运气低了,遇上了二指宽,没丢命就不错了,(我们那里都把撞鬼称运气低)。

  老人问那有新坟吗大家都说没有,村里的医生说:晚上看到路边坐着人面朝外八成不是人,面朝里的绝不是鬼,又问了老人那人面朝哪,老人说面朝外…老人就在工地上住了一晚第二天才走,之后再也没人见他卖过花生。

  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四顶红帽

  旧社会是一个独特的社会,能够说鱼龙混杂,看相算命的也不都是仙风道骨,有不少都是靠着三寸不烂之舌骗钱。

  那时人都穷,也没什么娱乐项目,有的人是干脆就在土墙下晒太阳。

  要饭的人不少,可是有种人很奇特,就是疯疯癫癫语无伦次的要饭的。

  总是所问非所答,却总能言中,却又爱妄言,总之无法沟通,所以很多人对他们很不屑。

  我奶奶说她小时候和她妈妈去赶集,路上就遇上了那种人要饭,奶奶的妈妈厌恶他们,赶他们走,有一个对着奶奶的妈妈边笑边说,你的儿子将来要戴四顶红帽,说完像小孩子一样叫着笑着的跑了。

  奶奶的妈妈说,他们说的必须准,又对着奶奶说,你哥哥将来的官不明白多大,要戴四顶红帽。

  几十年过去了,奶奶说她还清晰的记着那一幕,可是奶奶的哥哥没有做官,那年代考上了师范,之后留在了北京,家里给他定的娃娃亲结婚没几天他们就协议离婚了,再娶的媳妇没几年就和人通奸,被他抓到后就离婚了。

  再之后他和他的学生结了婚,十几年后他的妻子中煤毒死在了北京,再之后又娶了他此刻的老婆。

  他的工作挺顺利的,就是一辈子结了四次婚,奶奶说谁也没想到四顶红帽的含义竟然是他结了四次婚,可是除了婚事,人家的其他方面都很顺利,子女也大都顺利。

  旧社会农民鬼故事(五):

  他和朋友们打赌,

  要在传说中闹僵尸的某个小山村过一夜。

  一年前,

  这个平静的小山村忽然闹起了僵尸,

  据说是在山村附近出了车祸的异乡人,由于怨念未消,四处祸害活人,

  半年功夫,小山村本就不多的居民逃得干干净净,

  这个地方也成了著名的*村。

  他不信鬼神,更不信僵尸,

  但他也做了些准备,

  用拇指粗细的钢筋做了一个笼子,笼子的栅栏之间只留下半寸宽的缝隙,

  他就坐在笼子中央,

  戴着一副红外夜视仪,端着一支双筒猎枪,

  就算僵尸真的来了,也钻可是铁笼,只能吃他的枪子。

  朋友们纷纷离去,他喝了点酒,有点昏昏欲睡。

  阴风惨惨,他惊醒了,

  僵尸就在笼外,

  他先是微笑,然后突然愣了一下,

  随后就拨打了生命中最终一个电话:

  “你大爷的,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这个僵尸生前是被压扁了的”

  旧社会农民鬼故事(六):

  洗头妹

  小静和小柔是一家发廊的洗头妹,两姐妹平日里会一些简单的洗剪吹之外,还会给供给一些足疗保健按摩之类的服务,可是小柔最近有些怪,她经常自言自语,那幅表情像是和其他人说话一样,小静很是尴尬。

  有时候她会关心的问小柔:“你最近总是自言自语,是不是中什么邪了”

  小柔淡淡的笑着说没什么,只是偶尔感慨下子,他俩是住在一块儿的,如果说小柔自言自语是小,那么她晚上经常对一个不知名的人哭哭啼啼,

  异常是酒醉之后,连小静她都能够不管不顾,可是那个人仿佛就是她的再生父母一般,连磕头带感激的,弄得小静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小静觉得这一切的源头说不定就是跟前一阵子发生的事情有关。

  之后经过询问才得知,小柔经常能看见一个小男孩子在跟自我聊天,他带着安全帽,护膝护腕,她说这个孩子每一天都会来看自我,并且自我对她是感恩戴德的那种,小静继续追问,小柔静说这个孩子救过自我。

  小静心想莫非他是心里多少有些害怕,如果这么一说的话那么一切都将行得通。

  这的确是一只鬼,是一只和小柔有着千丝万缕瓜葛的鬼,他们的相遇仅此在一瞬间,可是确定了他们之间的联系。

  这天小柔独自坐在家中,她在桌子上放了两瓶可乐,一瓶是自我的,而另一瓶……,她开始拿着刀子在削苹果。

  她慢慢的把窗子推开,这时候白色的窗帘突然飘起来,一个头戴安全帽的男孩子坐在了小柔对面的沙发上。

  “你来了,强强,这有你最爱喝的可乐!”强强长的很是漂亮,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十多岁的样貌。

  那男孩儿拿起可乐拧开喝了起来,吃着小柔给他准备好的点心,慢慢的咀嚼着,不是冲着小柔笑笑,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觉。

  可是这边的小柔却红着眼睛,眼泪开始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吃再好的,喝再好的又有什么用呢

  多么好的孩子啊,小柔就在旁边一向哭,强强看见有些不对停了下来,用小手在小柔的脸上擦着。

  “姐姐,姐姐,你别哭了,你哭就不好看了!”

  小柔无法控制住自我,一把将强强搂入怀里,抱头痛哭。

红黄蓝绿cc彩球预测网

  “强强,姐姐对不起你,姐姐宁可死的是自我,也不能让你死去啊,你才多小这个世界你还没看全就死了,姐姐多么的难过,多么的自责,就是因为你对姐姐的那份好,姐姐无论如何也不知怎样偿还!”

  此时的强强完全以一种不是他年龄该有的态度推开小柔说:“姐姐,别这样,死了就是死了,都已经成为结局谁都无法改变,我们只好为生者祝福,死者祝愿,对吗”

  强强又在她的脸上擦着。

  “姐姐明白,姐姐是为你难过才成这个样貌的。

  “别哭了,小柔姐姐,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恨他,我想他就快来了,你应当能认出他来的!”强强冷淡的说着。

  原先小柔和强强两人并不认识,他们的认识完全是跟一杀人事件有关。

  在数月之前,小柔晚上下班去了超市,她的工作下班都很晚,回家的时候改变了路线,抄近道走进一胡同,这时候从身之后一穿着装备的滑板少年

  ,急速的冲了过去,在胡同的拐角被黑暗里的不知名物体绊住了,狠狠的摔了出去,只瞧见那孩子盯着胡同的另一边,此时的他竟然完全没理会自我的疼痛,全神贯注的看着胡同另一边发生的事情,他竟然张大了嘴巴被那边发生的事情所震惊。

  小柔此时也听见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撞击的声音。

  滑板少年急忙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很快的跑到小柔这边,之后将小柔的手拉起来一齐跑,冲着小柔做着口型:“杀人啦!”

  小柔也是愣了一下,慌忙的跟着这孩子跑了起来,那孩子突然倒在地上只看见腿上留着鲜血,骨头都出来一截,明显是骨折了。

  他眼疾手快看见旁边有一个大垃圾箱,急忙弄开盖子让小柔进去。

  “你也进来吧!”只见那孩子立刻捂住了小柔的嘴巴,对着小柔做了一连串口型,那意思就是,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好,我跑不了了!”那种绝望的感觉,

  似乎是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一般,我跑不了了,因为他明白自我的腿已经摔断了,不可能跑的了,即便是藏起来,跟着血迹就能找到自我,四下无人里外都是死,还是死一个比较划算些,这么大的一个孩子就有如此的胆识,在他走后急忙用垃圾盖住了小柔的头部。

  就在那男孩儿走出去别多远,就跌倒了下来,这时候果不其然,冲上来一名男子挥舞着刀就冲男孩儿砍来,鲜血飞溅到了狭窄的巷子墙面上,

  小柔明白这是杀人灭口,刚才男孩在胡同的另一头看见了杀人的一幕,别这个男人发现了,每一刀都让小柔触目惊心,仿佛割在了自我的身上,她不敢做声,用手紧紧的捂住嘴巴,因为这时候她早已经被吓哭,生怕这哭声会引起凶手的注意,然而透过垃圾的缝隙,她清晰的看见了那名歹徒的背影,是一个勃颈处有一太阳纹身的男人,黄色的头发。

  她清楚的记下了男人的背影,因为这事她会记住一辈子,一个男孩儿救下了自我的性命,如果没有他,或者没有他做出的牺牲,自我早就成为刀下鬼了,

  可是还有那就是为什么当时要年长于男孩儿许多岁的自我却没有想办法去救强强,自我贪生怕死的躲在一个孩子的背后,许多的时候小柔都沉浸在这种自责的背后,她无法应对当时孩子的家属,因为感到愧对于他们,如果当时死的是自我那么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烦心事。

  旧社会农民鬼故事(七):

  鬼锁门

  爷爷年轻时,曾以卖盐为生,而干这一行,需得早起晚归,才能赚到钱。

  有一次爷爷赶了一个远集,那一天的生意异常好,到了天黑,他才收了盐摊,这时盐筐子里的盐已快卖完了,爷爷就挑着两个盐筐子,摸黑往家里赶去。走到半路时,天开始下起小雨,之后雨越下越大起来,由于盐筐子里还有些盐,爷爷害怕淋化了,就快步往前赶。

  赶了一会儿路,他看到前面有一片果园,在果园边有一个小屋,爷爷赶紧跑进小屋里。只见小屋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可是此刻正是果子成熟的时期,小屋里怎样会没有看果子的人呢?爷爷心里纳闷不已。

  这时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爷爷明白,暂时是不能回家,仅有在那里过夜了,可是他也不敢睡,在等待着雨停后,能尽快回去,因为到了第二天,要是不下雨,他还要去赶集。就在他大睁着两眼盯着门外时,那一向开着的门突然自动关上了,爷爷也没有太在意,以为是外面的风关上了门,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听到门外响起很轻的脚步声,那脚步轻得让人不注意听就会听不见。爷爷以为是看果园的人来了,就大着胆子问了一声:“你回来了?”。

  门外传来一声低叹:“唉!走的时候,忘锁门了,此刻把它锁上。”之后就听到门上锁链响动的声音

  爷爷听得他的声音很冷,不禁打了个颤,说:“朋友,我在屋里呢,你进来,咱们做个伴吧。”

  门外除了雨水落在地上的声音,那个低叹声和门上锁链响动的声音也都停止了,就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了。

  爷爷以为是自我听错声音了,也没有往深处想,就摸黑在屋里打了个地铺安心地睡下了。

  到天亮时,雨停下来,爷爷醒来后,就要开门,可是任凭他怎样使劲开门,就是开不开,在他焦急无奈之际,他听到屋外传来很重的脚步声,经过门缝,看到一个老头正朝小屋这边走过来,爷爷就朝他大喊:“大爷,你过来给我开一下门吧。”

  过了一会儿,爷爷听到那个老头来到门前,说:“怪不得你出不来,谁把门锁住了。”

  爷爷不能置信的说:“昨日夜里,没有人锁住门,是风把门关住了。”

  那老头又重新说了一遍:“没有骗你,是真有人把门锁住了。”随后他很仔细地看了一下锁在门上的那把锁,突然吓得哆嗦着说:“这把锁~~~我认得,它就是~~~这片果园里看守~~~~果园刘老汉的。”

  爷爷听到那里,明白昨日晚上自我没有听错声音,必须是那个刘老汉来过了,可是他又为什么要把我锁在屋子里呢?难道他以为我是来偷果子的,才锁住门,以待天明后能找些人来发落我吗?就在爷爷正纳闷的时候,他又听到那个老人哆哆嗦嗦的说:“前几天~~~刘老汉得病死了,他的家里人~~~已把这把锁埋进了~~~~~他的坟里,它又怎样会~~~出此刻那里呢?”听到这几句话,爷爷顿时吓得瘫坐在地上,原先昨日夜里正是刘老汉的鬼魂把爷爷锁在了屋里。之后还是刘老汉的家里人打开那把锁,让爷爷出来了。

  经过这次可怕的遭遇后,爷爷不管赶集回来的再晚,也不敢在半路上歇脚了。

  旧社会农民鬼故事(八):

  鬼蝙蝠

  童年的时候,我看到过人脚獾,它不是鬼,却是灵异的动物,而蝙蝠也属于此类。

  村里的老人们都说:蝙蝠只在夜晚出来活动,要是有人看到它,就会给那个人带来灾难,可是要是梦见有蝙蝠飞过,就会给你带来平安和好运,然而我的童年里从来没有梦见过蝙蝠,却有一次亲眼看到了鬼蝙蝠。

  那是我八岁时的一个夏天,有一天夜里十分热,也没有风,密匝匝的蚊虫伸手就能够抓到一大把。我嫌家里热,就约几个小伙伴来到村南地一座破庙前的空地里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刚开始,是他们几个藏,我去捉,之后轮到一个年龄稍大的同伴来捉我们。

  当时没有月亮,周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莫说是藏到隐蔽处,就是站在捉人者的身旁,只要不动,也不出声,就不会被他发现,而我怕被他找到,就沿着庙墙慢慢地挪进了庙里。到庙里后,发现里面黑咕隆咚的,伸手不见五指,并且还有一种阴森森的气息,让人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我也顾不得害怕,就摸黑藏到一个泥像的后面,同时心里想着,这一次他肯定找不到我了。过了一会儿,突然我感觉到头顶上头似有东西如下雨一般纷纷地落下来,我也没有太在意,以为是庙顶上落下的泥土,从而耐心地等待着外面的人来找我。

  等到这些东西落完后,庙里又安静下来,我只听到自我“咚咚“的心跳声,不,我还听到一个很混重的呼吸声,似从我头顶上落东西的方位传过来的,我以为是小伙伴们故意藏在庙顶上吓唬我,壮着胆子问了一声:“谁?快出来。”

  突然有一个黑呼呼的东西从我眼前飞过,看到那里,我吓得从庙里跑出来了。此刻小伙伴们由于没有找到我,以为我先回家了,也都散伙了。看到小伙伴们都走了,我更吓得瑟瑟发抖,真恨不得一下子跑回家里,可是我总觉得眼前飞着一个黑呼呼的东西,我的双腿也不听使唤般的,总想跑也跑不动。突然我听到村里的狗开始狂吠,又之后听到有人朝我走过来的脚步声。听到那里,我的那个怕就别提了,以为自我真的遇到鬼了,直吓得要哭起声来。随着脚步声的越来越近,我又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传来:“孩子,是你吗?”

  从声音里确定,我明白母亲来找我了,顿时也不怕了,就兴奋得答应了一声,便朝母亲奔过去。

  我和母亲一齐回到家里后,借着灯光,母亲看到我身上粘满了动物的粪便,说那是蝙蝠的粪便,之后又纳闷地问我身上怎样会粘到它们的粪便。我便把在庙里遇到“鬼”的经过向母亲说了一遍。母亲说我遇到的是鬼蝙蝠,幸亏她及时赶到,否则那只鬼蝙蝠真会吓怕我,给我带来灾难。

  从那以后,夜间我再也不敢去那座破庙附近玩耍了。

  旧社会农民鬼故事(九):

  脚獾

  以前我们村里有一个王老汉,他曾喂了很多只下蛋母鸡,以靠卖这些母鸡下的蛋为生。

  有一年夏天的一天晚上,天上没有月亮,外面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王老汉由于白天赶集太劳累,就早早地休息了。到了半夜里,他听到屋外鸡笼子里的鸡不出声地死命扑腾,像是有人捏着鸡脖子在往鸡笼子外面拽。他以为是黄鼠狼来了,赶紧拿着手电筒和木棍,跑出门外,来到鸡笼子前,他看到鸡笼子旁躺着两只母鸡的尸体,它们的头都被活生生的撕掉了。奇怪的是,这两只母鸡的尸体都干瘪瘪的,身上没有血了,王老汉看到这种情景,明白这决不是黄鼠狼干的,又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在作怪呢?它为什么光吸食鸡血,不吃鸡肉呢?他心里纳闷不已,准备到第二天晚上再看个究竟。

  到第二天晚上,月明星稀,他不敢睡觉,躺在床上,眼睛直盯着窗户,等待着那个怪物来偷母鸡。又到了半夜里,他听到院子里传来朝鸡笼的方向走去的脚步声,明白那个怪物正朝鸡笼边走去。他急忙跳下床,来到窗户前,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到一个模样像狗,却长着四只足像人脚的怪物正爬向鸡笼边,要去抓笼子里的鸡。看到那里,他一下子被吓蒙了,不由得抖索着咳嗽一声。它怪物听到他的咳嗽声,也吓得顾不得去抓笼子里的鸡,随即快速地逃走了。

  到天亮时,他把昨日夜里看到的怪物告诉了村里的一个见多识广的老人。那个老人告诉他:“你看到的是人脚獾,有时人脚獾口渴了,也喜欢吸食动物的血,可是它的胆子很小,惧怕成年人,却不怕小孩,小孩若碰到它,可能还会被它吃掉(注:“我童年时就曾遇到过人脚獾,可是由于我怕它,怕得要跪在地上时,它却以为我要拾砖头投它,就吓跑了它),此刻它受到你咳嗽的惊吓,就不会再来偷你的鸡了。”

  果然从那以后,人脚獾再也不敢来偷王老汉的母鸡。我也曾亲眼见过人脚獾,在乡村里确实有这种动物,它们很灵性,却也很吓人。

  旧社会农民鬼故事(十):

  鬼嫂

  童年的时候,村里的一个老头曾给我讲过一个鬼故事,此刻想起来这个鬼故事仍觉得害怕不止。

  从前村里有一对兄弟,哥哥成家后,弟弟就去外地做生意了。日月如梭,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十几年,弟弟由于这些年里在外面做生意赚了很多钱,就想回到家里帮忙哥哥过日子。

  经过半个多月的劳苦奔波,他骑着毛馿最之后到家里。到家里后,天色已经很晚了,家里没有别人,仅有他的嫂子和一个小侄子。他没有见到哥哥,就问嫂子:“嫂子,我哥呢?他去哪里了?”

  这时他嫂子的目光很诡异地盯着他,幽幽地叹了口气,说:“刚才有一个邻居把你哥请去喝酒了,过一会儿才能回来,你先去房间里歇息吧。”

  就在他的嫂子说这些话时,他栓在一棵大杨树下的毛馿一向显得很不安分,似乎很怕看到他的嫂子一般,他以为毛馿驮着自我走了半个月的路,必须也累了,才会这样不安分的,也没有多想,就去了房间里歇息。

  睡到半夜里,他正睡得香,突然有人拧了他一下。他生气地睁开蒙胧的眼睛,看到床前正站着一个摸糊的影子朝他幽幽的说:“弟弟,那里危险,敢快走。”说着,那个模糊的影子很快就消失了。他以为是自我的幻觉,并没有把这个影子的话放在心里。这时他又觉得尿憋得急,要走出屋外解手。当时,月明星稀,屋外跟白天一样,什么都能看得见,借着姣洁的月光,他突然看到嫂子和小侄子正在大杨树下喝馿身上的血,生吃馿身上的肉,只见他们正吃喝得津津有味,浑身也都沾满了血水,而那头馿也早就死去了。看到那里,他已吓得面色苍白,浑身直淌冷汗,明白眼前这一对母子决不是嫂子和小侄子,他们必须是鬼,于是他慌忙经过后屋墙上的一扇窗户爬到屋外,拼命的朝村外面逃去。

  天亮后,他就逃出了那个村子,想到作天晚上自我经历的可怕的遭遇,他明白鬼一般不会在白天出来,便大着胆子,回到了家里去看个究竟,可是当他回到家里,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房屋,仅有三座坟,在其中一座坟旁边的一棵大杨树下正有一堆馿马的骨头,他明白这些骨头正是自我那头毛馿的,随后他又从附近居住的村民的口里得知,原先在三年前,哥哥一家三口都生病死了,而他见到的那三座坟正是他哥哥一家三口的坟。此刻他才明白,原先昨日晚上看到的那个模糊的影子并不是自我的幻觉,必须是哥哥在提醒自我,要自我离开那里,免得受到鬼嫂子的伤害。

  这个鬼嫂的鬼故事在农村里已经流传很久,所以有关这个鬼故事的版本很多,此刻讲的这个也只是这些版本中的一个罢了